当前位置:  首页 > 明星图片

琼瑶坦言:爱是无法天长地久

2018-03-19 07:58:00来源:十八女生网

琼瑶 爱是无法天长日久:春节假期里,拍摄于20年前播了又播的《还珠格格》又一次复播了。《还珠》的逆天收视率让记者并不诧异,讶异的是年前经过出版社联络的琼瑶专访,居然在这个阳春三月有了回音。要知道,鲜少接受采访的琼瑶阿姨居然给我回邮件

  琼瑶 爱是无法天长日久:春节假期里,拍摄于20年前播了又播的《还珠格格》又一次复播了。《还珠》的逆天收视率让记者并不诧异,讶异的是年前经过出版社联络的琼瑶专访,居然在这个阳春三月有了回音。要知道,鲜少接受采访的琼瑶阿姨居然给我回邮件了!这让我这个跑了12年文化线的老记者,也忍不住发条朋友圈:“感天动地。”

 

  今年初,中南博集天卷与湖南文艺出版社分离出版了最新版本的琼瑶经典作品——这次他们以“辑”的方式推出图书,第一辑定名“光影辑”。本套作品中包含了琼瑶极具代表性的6部作品:《窗外》《》《在水一方》《烟雨濛濛》《庭院深深》和《几度夕阳红》。重要的一点是,这次的新版作品,还得到了琼瑶的手写题序与最新自序。

  只是这位写下无数动人爱情故事,下个月行将迎来80岁华诞的“言情剧女王”,在接受本报专访时却坦言:“我不承认我写过的爱情,但只需一句话我想承认,那就是:‘爱能够到天长日久’。”

  关于作品:我想我的作品深受读者喜欢的缘由在于“真实”去年,琼瑶因能否给失智丈夫平鑫涛插鼻胃管与3名继子女发作争论,猛烈水平比还琼瑶。当时,琼瑶希望医生尊重他的个人意愿,不做任何插入式治疗,让他能够自然地终了自己的生命。而平鑫涛和前妻生的子女,则坚决主张给父亲插上鼻胃管持续他的生命。为此她写下了一封“人生中最重要”的长信:“活到这个年岁,曾经是上苍给我的恩宠。所以,从此以后,我会笑看死亡。”

  随后,琼瑶将自己的一切作品版权从丈夫的出版公司皇冠出版社收回。“鑫涛暮年多病,出版社也很早就移交给他的儿女。我照顾鑫涛,变成生活的重心,固然如此,我也没有中止写作。我的书一部一部地增加,直到出版了65部书,还有许多散落在外的随笔和作品,不曾收入全集。”琼瑶坦言,当平鑫涛失智失能又大中风后,她的心情跌落谷底。“鑫涛靠插管延长生命之后,我简直解体。然后我又发现,我的65部繁体字版小说,早已不知何时开端,曾经陆续绝版了!简体字版,也不尽如人意,盗版猖獗,网络上更是紊乱。”

  在她眼中,这65部作品,宛如她的子女。“我想我的作品深受读者喜欢的缘由在于‘真实’。我用真情实感写出来,读者用真实情感去阅读、去体会,这是真正感动人的中央。”所以在她暮年的时分,希望能够再度整理出版她的全集。

  “在各大出版社争取之下,最后繁体版花落‘城邦’,交由春光出版。简体版是‘博集天卷’胜出。两家出版社所出的书,都十分精致和考究,深得我心。”琼瑶以至用“浴火重生”来形容这套书的出版——“它们都是经过千锤百炼、呕心沥血而生的精髓!那样,我这终身,才没有遗憾!”

  关于写作:这终身可能什么事业都没有,但会成为一个“作者”

  “生于战乱,擅长忧患”的琼瑶,从小和两个弟弟跟着父母,从湖南家乡,一路“逃难”到四川。“6岁时,别的孩子可能正在捉迷藏、玩游戏。我却赤着伤痕累累的双脚,走在湘桂铁路上。”在那兵荒马乱的时期,她曾经尝尽颠沛流离之苦,也看尽人性的仁慈面和丑陋面。“这使我早熟而敏感,刚强也脆弱。”

  1949 年,琼瑶和家人到了台湾。那年她11岁,童年终了。父亲在师范教书,收入微薄。她和弟妹开端了另一段艰苦的生活。也在这时,琼瑶猖獗地吞咽着让她入迷的“文字”。“《》《三国演义》《水浒传》……都是那时看的。同时也迷上了唐诗宋词,母亲在家务忙完后,会教我唐诗。”

  琼瑶14岁初二时,她又迷上了翻译小说。那年暑假,在父亲布置下,琼瑶带着便当,整天泡在师大图书馆里。“我看遍一切翻译小说,直到图书馆长对我说:‘我没有书能够借给你看了!这些远远超越你年龄的书,你都通通看完了。’”

  爱读书的她,很早就开端尝试写作,14岁就陆续有作品在报章杂志上发表。成为家里独一有“收入”的孩子。“这鼓舞了我,特别那小小稿费,对我有大大的用处,我买书,看书,还迷上了电影。电影和写作也是密不可分的,很早我就知道,我这终身可能什么事业都没有,但是,我会成为一个‘作者’。”

  关于爱情:我往常懂了,爱是无法天长日久

  “这世界上有千千万万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本小说,或是好几本小说。我的人生也一样。”应该说,琼瑶正是个为爱而写作的人。她的初恋,后来成就了她的第一部小说《窗外》,发表在当时的《皇冠杂志》。那时,她帮《皇冠杂志》曾经写了2年的短篇和中篇小说,和发行人平鑫涛也经过2年信。“我完整没有料到,我这部《窗外》会改动我终身的命运,我和这位出版人,也会结下不解的渊源。我会在以后的人生里,陆续帮他写出65 本书,而且和他结为夫妻。”

  《窗外》出版在1963年。也在那年,她第一次见到平鑫涛。“后来,他通知我,他终身贫穷,立志要胜利,所以工作得像一头牛。”琼瑶浪漫地用牛和织女来形容她与丈夫的爱情——“‘牛’不知道什么诗情画意,更不知道人生里有‘轰轰烈烈的爱情’。直到他见到我,这头‘牛’忽然发现了他的‘织女’,推翻了他的生命。至于我这‘织女’,从此也在他的布置下,用文字纺织出一部又一部的小说。”

  很少有人能在有生之年,写出65 本书、15 部电影剧本、25 部电视剧本。也正由于这样的高产,琼瑶没有时间见人,也没时间应酬玩乐。她也不喜欢接受采访和宣传。“于是,我发现大家对我的认识是:‘被平鑫涛呵护备至的,温室里的花朵。一个不食人世烟火的女子!’”听完这样的行动,琼瑶都是一笑了之。但是就是这样的相濡以沫,也逃不过时间的轮回。

  在接受记者专访时,琼瑶坦言:“我不会承认写过的爱情,但只需一句我想承认,那就是:‘爱能够到天长日久’。”面对丈夫的重病入院,写尽人世至情至爱的琼瑶也慨叹,“我往常懂了,爱是无法天长日久,由于死亡究竟会使人分别。当相爱的两个人都不在了,也没有其他人会在意他们的地久天长。”

  同时她也想和年轻人说,爱情是有阶段的,不要以为永远是浓情蜜意,那是不可能的。“爱情从猜测心意归属的酝酿期,再到甘美的热恋期,若走入婚姻,两个来自不同家庭背景的男女自然会有顺应期。假如顺应得很好,这家庭就会走入温馨期,老夫老妻后,更是从爱情转往亲情,最后则是死亡带来的分手期。但若双方顺应不良,那就是风暴期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严禁转载)